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三十三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女神的哭泣 七位女神开始唱道:“上帝啊,你的土地被信奉别神的人征服了” 她们轮换地轻柔唱出诗篇,时而三位同唱,时而四位齐歌, 一边把泪珠洒落; 贝阿特丽切在倾听她们的歌唱, 变得如此长吁短叹,悲天悯人, 玛利亚在十字架前脸色变更,也不过略微超过她的表情。 但是,既然其他几位圣女让她有机会开口讲话, 于是,她就站起身来回答, 她满面怒容,颜色如火一般红: “等一会儿,你们就见不到我; 我亲爱的姐妹,不过再过一会儿, 你们又看见我了。” 她随即让七位女神走到她的前面, 只是使个眼色,让我和那位贵妇, 以及依然留下的那位智者跟在她的后边。 贝阿特丽切的预言和训教 她就是这样向前走去; 我想她在地上尚未迈出第十步, 就用双目把我的眼睛盯住; 她随即又神色平静地对我说:“走得快一些, 这样,我若与你谈话, 你也便于把我的话听明。” 我刚像我该做的那样,走到她的身旁, 她就对我说道:“兄弟,现在既然与我走在一起, 为何你不敢向我提出问题?” 正如有些人在他们的上司面前, 说话时过分毕恭毕敬, 甚至不能把清晰的声音送到齿根。 我此刻也是这般光景, 我开始硕大凹,声音也是半吞半吐: “夫人,您了解我的需要,也了解有助于满足这需要的事情。” 她于是对我说:“我愿你今后 能把畏惧和羞愧的束缚挣脱, 不再像一个人在梦中那样述说。 你该知道,那条蛇所破坏的那个器皿 过去存在,如今则不复存在; 但是,凡有这种罪过的人都该相信:上帝的报复不怕汤菜。 那只把羽毛留在大车上的飞鹰 ——那大车曾因此变为怪物,然后又变成猎获品, 绝不会永远后继无人; 我确有把握地看出,因此,我也要讲述, 一些星辰已摆脱一切羁绊和一切障碍, 它们已接近为我们创立一个时代: 在这个时代里,一位“五百一十五”,上帝的使臣, 将杀死那女贼和与她一道 犯罪作恶的巨人。 也许我的叙述晦涩难懂, 犹如西密斯和斯芬克斯一样,难以把你说动, 因为这叙述像她们一样,使你的智力变得模糊不清。 但是,一旦事实成为纳亚德斯女神, 必将解破这个奥秘难猜的谜语, 而不致伤损五谷或羊群。 你该切记;这些言语既然是我说出来的, 你就该照样向世人显示: 生命不过是向死亡奔驰。 当你写下这些话语时,你切要记住, 不可掩盖你所见的那棵树的情景: 它如今曾两次在这里被盗窃一空。 不论是谁偷窃它或是撕破它, 都是以实际的亵渎行为触犯上帝, 因为上帝创造它,只是为了达到自己使用它的目的。 正是由于吃了它的果实,那第一个灵魂 怀着痛苦和渴望,企盼了五千余年, 才盼来了用自身受惩来赎食果之罪的那位。 倘若你无法根据特殊的原因作出评价, 看出它是如此出类拔萃,树梢竟然颠倒朝下, 那么,处于昏睡状态的定是你的才华。 倘若那些华而不实的思想,不是像埃尔萨的河水那样, 把你的头脑环绕,使之麻木, 那些思想的自满自足, 也不是像皮拉莫斯那样,把桑树玷污, 单只就这许多情况而言, 你也可以根据道德的意义, 从这棵树上理解禁令中的上帝的正义。 但是,因为我发现你的智力是用石头做成, 既受到污染,又冥顽不灵, 以致我的言语的光芒把你照得双目眩晕, 我毕竟依然希望,你把这些话牢记心中, 即使不是写入脑海,至少也该淡描在心, 这也是因为朝圣者应把缠绕棕榈枝叶的手杖带回凡尘。” 我于是说道:“如今我的头脑被您打上烙印, 火印盖在蜡上, 那印上的字迹就永不会变样。 但是,为何我如此渴望听到的您的话语, 竟飞得这样高远,超越我的视力? 我愈是追之不及,就愈是要花费力气。” 她说道:“这正是为了让你了解你所研究的学问, 让你看出:它的理论 怎能把我的话语跟从; 也让你看出:你们的道路与神的道路相距远甚, 正如那在最高之处加速旋转 的天体,距离地球那样遥远。” 我于是向她答道:“我不记得, 我曾与您有这样的离分, 我的良心也不为此而抱恨。” 她含笑答道:“倘若你对此不能记清, 如今也该记得: 正是今天,你才把勒特河的水饮过; 倘若从烟可以料到有火, 那么,这遗忘也便明显地证明, 你移清他顾的欲念中所犯的罪过。 但是,从此以后我的话语将是赤裸裸, 正是要那这些话语揭破, 使你那粗浅的眼力得到开拓。” 但丁到欧诺埃河 更为灿烂夺目的太阳,迈着更为缓慢的步伐, 来到子午圈,而在这里和那里, 子午圈则根据种种侧面而不断变化, 这时,七位贵妇停下脚步, 正如一个人走在众人前面,充当护送, 一旦发现新奇事物或新奇事物的迹象,便把步子停住, 她们站在淡淡的树影边缘, 那树影就像阿尔卑斯山透过碧绿的树叶和乌黑的枝蔓, 投在山下的寒冷溪流上面的阴影一般。 我仿佛看见,在她们的面前, 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从一股水泉中汩汩流出, 几乎像是一对朋友,在依依不舍地各行其路。 “哦,光明,哦,人类的光荣, 这是什么河水?它在这里从一个源头涌现, 却又一分为二,各自去远。” 既然有这样的请求,她便对我说道: “我请玛泰尔达告诉你吧。” 那美丽的女人像一个人推卸过失那样,作出了回答: “这个和其他事情, 我都已向他说明;我确信: 勒特河的河水不会把这些向他遮隐。” 贝阿特丽切又说道:“也许那更大的关注 往往会削弱记忆, 这就使他的心灵对眼见的情景,变得昏暗不明。 但是,你看那边滚滚流出的欧诺埃河: 你该把他领到河边去,像你惯常所做的那样, 使他陷于瘫痪的能力得到复活。” 正如一个高贵的灵魂不以借口推脱责任, 而是把他人的愿望当作自己的愿望, 一旦他人的愿望明显地透露迹象; 那位美丽的贵妇也正是这样, 自爱把我拉住之后,立即开始行动, 她还以高雅的姿态,对斯塔提乌斯说:“你也跟他一起来吧。” 但丁涤清罪过 读者啊,倘若我有更长的篇幅可以书写, 我定会把饮用甘甜河水的情景部分地歌颂一番, 而这河水不论如何痛饮,都永不会令我生厌; 但是,因为用来撰写这第二部诗篇 的所有纸张都已写满, 艺术的限定也不让我把它继续写下去。 我从那至为神圣的水波中返回, 像一些新生的树木那样得到再生, 那些树木重又长出新的叶丛, 我身心纯净,准备好登天去会繁星。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