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三十一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贝阿特丽切的指责与但丁的忏悔 “哦,站在神圣的河水那一边的你”, 这时,她把她的词锋直接对准我, 即使那言词的刀刃间接触及我时,我也觉得十分尖刻, 她重又开言道,毫不拖延地继续前面的话题, “你说,你说这是否符合实际: 应当把你的忏悔与这许多指责连在一起。” 我此刻的心情是如此惶惶然, 声音刚刚起动,便在它的那些器官 容许它发出之前,哑然收敛。 她颇不耐烦,随即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 回答我;难道是因为你身上的那些可悲记忆 尚未被河水抹去。” 混在一起的慌乱和恐惧 促使我把这个“是”字送出口去, 而又必须用眼睛来理解这个字的含义。 犹如射箭时把弓弦和弓身拉得过紧, 弓弩因而裂成碎片, 弩箭也便不是那么迅猛有力地把箭靶射穿, 同样,我在那沉重心情的压抑下,嚎啕大哭, 把泪水和叹息一涌而出, 而声音则迟迟哽噎在它的出口处。 于是,她对我说道:“正是我的切望 曾引导你去热爱至善, 饿而除此之外,就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向往, 在我的切望感召下,究竟是什么壕沟横亘在你的面前, 或者你究竟发现什么山峦把去路阻挡, 因此,你才不得不抛弃继续前进的希望? 究竟是什么舒适条件和利益, 令你不得不对它们如此流连忘返?” 在发出一声苦涩的长叹之后, 我才勉强有声音做出答复, 双唇也好不容易才把声音形成话语。 我一边哭泣,一边说道:“你的面容刚刚隐没, 眼前的东西就以其虚假的欢乐 诱使我的脚步走入歧途。” 她又说道:“倘若你保持沉默或否认 你所忏悔的一切,你的罪过也不会变得不为人所见: 这样一位法官对此定然明鉴! 但是,当对罪孽的谴责从自己的面颊上迸发而时, 在我们的法庭上,磨轮 就会把自身对准刀刃。 不论如何,既然你如今对你的过失感到羞耻, 既然以后,听到海妖的歌声, 你会更加坚定, 你就且把哭泣的种子撇开,侧耳倾听: 这样,你就会听到我那被埋葬的肉身 如何不得不推动你走上相反的途径。 自然或人工从未向你显示有什么取悦于人的东西, 能抵得上曾把我包拢在内的那些美丽的肢体, 而这些肢体又已散失在地里; 倘若由于我的死去,你就丧失了最大的欢愉, 那么尘世还有什么东西 该使你产生要把它获取到手的情欲? 既然虚妄的东西使你中了第一次箭伤, 那么你就该追随在我身后, 善自奋力向上,尽管我不再是当初模样。 你不该沉重地垂下双翼, 坐待更多的打击,或是妙龄少女, 或再是其他过眼云烟的浮华东西。 新生的小鸟会遭受两三次打击; 但在羽翼丰满的鸟儿眼前, 张网或射箭都会是枉费心机。” 悔罪与昏厥 犹如孩子感到羞愧,一语不发, 把眼睛朝向地下,一边听人训斥, 一边认错,悔恨交加, 我这时也同样如此;她又说道:“既然由于听,你感到伤悲, 那么就抬起你的胡须, 看一看,你必将感到痛苦加倍。” 粗大的橡树,在或是来自我们本国的风、 或是来自雅尔巴的国土的风狂吹之下,连根拔起, 它为顶风而做的抗拒, 还不如我在她的命令下抬起下巴所花费的力气, 而她提出要求时,不说面孔而说胡须, 我深知这样用辞的尖酸刺激。 因为我扬起了脸庞, 我的眼睛才看明那些最早的造物 已停止把鲜花抛散; 而我的一双目光仍然有些迟疑不定, 看到贝阿特丽切已朝着那头神兽转身, 也只有她一身兼备双重本性。 她在面纱下面,又在河的那一边, 我却觉得她似乎胜过昔日的她自身, 更胜过她在人世时压倒世间群芳的那副姿容。 这时悔恨的锋芒深深把我刺痛, 所有其他东西中,不论是什么东西, 愈是令我背离对她的爱,就愈是成为我的敌人。 如此沉重的负疚感在啃 我的心, 令我经受不住,倒下身去;此刻我变成何等情景, 那个引起我的负疚感的女人想必知情。 浸入勒特河 后来,待到心脏把知觉能力重又输出,送还到我的全身, 那位贵妇——我曾见她单独一人—— 正俯身向我,并说:“拉住我,拉住我!” 她把我拉进河水,直到喉头, 随即又把我拖在她的身后,扬长而走, 犹如一叶轻舟,在水上飘游。 待到我浮到幸福的彼岸附近, 只听得有人异常温柔地在唱“用水洒我”, 我现在已记不清那歌词,更不要说把它写明。 那美丽的女人向我张开一双臂膀; 她搂住我的头部,把我浸没 在那我不得不把水吞入的地方。 她随即把我拉出,我浑身湿漉漉, 她却把我送入那四位美女团团舞蹈的内部, 每个美女都用一只胳膊把我遮住。 “我们在这里是仙女,在天上则是星辰: 早在贝阿特丽切降到尘世之前, 我们就被安排做她的丫环。 我们将把你带到她的眼前; 但是,在其中放射出的欢乐光芒当中, 那边的三位将会使你的眼睛变得更为锐敏,因为她们看得更深。” 她们就是这样边唱边开言; 接着,她们带领我与她们一起来到狮鹰兽胸前, 在那里,贝阿特丽切已移过身来,与我们面对面。 她们说道:“你可莫要吝惜你的眼光: 我们把你放在那对翡翠的前方, 爱曾从那里拔出它的利箭,将你射伤。” 千瓦种渴望比火焰还要炽热, 使我把双睛紧紧盯住那双晶莹闪烁的秋波, 但那秋波却一味凝视狮鹰兽,毫不动挪。 正如太阳反映在镜子里, 那双秀目中同样也有那双重性质的神兽在闪闪发光, 时而是这种形状,时而又是那种形状。 读者啊,你可以想一想, 我眼见那东西本身静止不动,却又不断变换它反映出的形象, 我是否惊得目瞪口张。 贝阿特丽切显露真容 我的心灵充满了惊讶与欢乐, 品尝到这样的美味珍 , 尽管已酒足饭饱,却仍感不胜饥渴, 这时,那另外三位表现出 更为高贵的仪态,向前迈步, 随着她们的天使的歌唱节拍,翩翩起舞。 “转过来,贝阿特丽切,把圣洁的眼睛转过来” 这便是那乐曲的歌词“看一看你那忠贞不二的人, 他为了见你,竟跋山涉水,走了这么多的路程! 请赏光,看在我们的份上,揭开面纱,向他显露 你的樱唇,让他看清 你所遮掩的第二个美丽的姿容。” 哦,闪烁着灿烂的永恒光辉的容颜, 有谁在帕尔纳索斯山的林荫之下 曾变得如此面色苍白,或是曾把此山的甘泉痛饮一番, 而不致显得头脑混乱, 同时又在上天用和谐的笔触把你描绘的乐园, 试图把你的本来面貌如实体现? 而此时,你把自身则已融进这开阔的空气里边。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