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九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神圣的队伍 她刚刚把话说完, 就像堕入情网的妇人那样歌唱起来: “蒙王赦罪的人是多么有福啊!” 正像一些林泽女神, 单身行走在荒莽的林影之中, 有的想观看太阳,有的则想躲避阳光, 这时,她逆着水流方向,把身子移动, 沿着河岸前行;我也与她并身前进, 迈着小步,把她的小步紧跟。 她与我的脚步加在一起,尚未走出一百步远, 两道河岸遍陡然一齐转弯, 这就使我重又面向东边。 这样,我们尚未走出多少路程, 这时那位贵妇便朝我转过全身, 说道:“我的兄弟,你且看一看,听一听。” 这时一道突如其来的光芒 照向这大森林的四面八方 这令我顿时怀疑:是否闪电在发光。 但是,既然闪电总是来时快,去时也快, 那光芒却持续照射,而且越照越亮, 我心中不禁暗想:“这究竟是什么光?” 一首优美的乐曲在光辉灿烂的空气中荡漾; 这时一种对善的热忱油然而生, 令我责备夏娃的胆大狂妄, 在天与地都俯首听命的地方, 她作为女流之辈,又是单独一人,况且刚刚成形, 竟然不能忍受,让任何布幕遮住眼睛; 她若在布幕之下,保持虔诚, 我也本可在更长的时间内, 享有早已感受过的难以言表的欢欣。 我如醉如痴地在这带 永恒欢乐的新鲜景象中前行, 并且还渴望得到更多的欢欣, 这时,在我们的面前,像是烧起一片火光, 碧绿枝蔓下的空气突然变得通红发亮, 那柔美的乐声已听得很清,那是一片合唱之声。 七座烛台 哦,至为神圣的女神们啊,倘若我曾为你们 受过饥饿、寒冷或彻夜不寐的煎熬, 那么就有理由敦促我呼吁你们给以酬劳。 现在,埃利科纳应当为我倾泻清泉, 乌拉妮亚应当与她的歌咏队一起,助我一臂之力, 使我能把一些难以设想的事物赋成诗篇。 我们往前稍走不远,只见有七棵金色大树, 这是因为在我们与大树之间还有那段长长的距离, 这就把那原有的形象歪曲; 但是,等我走到离七棵大树很近的地方, 那使感官产生错觉的一般对象, 才不因距离而丧失它的任何形状, 这时,为理性提供论新材料的觉察力 才恍然大悟;它们本是七座烛台, 并且从歌声中,也才把“和散那”一词听出来。 那美丽的灯具朝上空放射出一片火光, 远比运转一个月的一半行程的圆月 悬在子夜的晴空上更加明亮。 我满怀惊异之情, 向善良的维吉尔转过身去, 他也用同样的惊讶眼光回答我的观望。 我随即又转过脸去,观看那些崇高的物品, 它们正在缓慢地朝我们这边移动, 速度之如此缓慢,只有新嫁娘们才会赛过它们。 二十四位长老 那位贵妇人向我唱道:“你为何竟一味地热衷于 观看那灿烂的光芒, 难道随光芒之后走来的东西你就不想观望?” 这时,我才看见有一群人跟在后面行进, 仿佛在追随烛台的指引, 他们身穿白袍;尘世间从未见过这样的雪白洁净。 河水从佐侧反射出一片烛光, 倘若我从水中望去,那水也便像是一面明镜, 反映出我左边的身影。 我从我所在的岸上,来到一个位置: 这位置使我与他们只有一水相隔, 为了看得更清,我暂时把脚步停止, 我看到烛火走在前方, 留在后面的是一片五颜六色的空气, 那景象竟像是画笔挥洒的一道道痕迹; 这一来,那上空就鲜明地留下七条飘带, 所有飘带都染上那几种色彩, 太阳神以此绘成彩虹,黛丽娅则以此编成光晕。 这几面旌旗向后飘扬,竟超出视力所限; 据我估计,靠外的两面 相距有十步远。 再这如我所描绘的绚丽多彩的天幕之下, 二十四位长老,头戴花冠, 两位一排,迎面而来。 他们都在唱道:“愿你 在亚当的女儿中间蒙福, 也愿你的美丽蒙福,姿色永驻!” 凯旋车与狮鹰兽 随后,在另一道河岸与我相对之处, 这些精选的人们 走过了鲜花与其他嫩绿的草丛, 犹如天上一个星光紧随另一个星光出现, 在他们之后又来了四头活物, 每头活物都戴有王冠似的绿叶一簇。 每头活物生有六只翅膀, 羽毛上长满眼睛;亚尔古的双眼 若还活着,想必就是这样。 读者啊,我不再浪费诗句来形容它们的形状, 因为还有其他景象在把我催促, 令我不能对这个景象尽情描述。 但是,请读一下以西结书,他曾描绘过它们, 叙述他如何看见它们从寒冷的地方 来临,带着狂风、大云和火光; 你将从他的著作中发现这些活物 与这里的恰好一样,除了翅膀的数目, 约翰与我的写法相同,与以西结则相差悬殊。 这四头活物的内部空间, 有大车一辆,架在两个车轮之上,荣耀凯旋, 这大车由一头狮鹰兽用脖颈拉牵。 那狮鹰兽把双翅展向高空, 恰恰放在居中的彩带与左右两边各三条彩带之间, 尽管从中穿过,却不曾损伤任何一边。 那双翼向上伸展如此之高,令人无法看见; 那金色的肢体犹如飞禽, 另一部分肢体则是红白相间。 不仅罗马不曾用过如此华丽的车子 令亚非利加人或名副其实的奥古斯都感到欢喜, 而且太阳车与它相比,也显得寒酸穷气; 那太阳车曾因走出正轨而被烧, 因为有虔诚的地球在祈祷央告, 而当时,宙斯的公正裁决又是多么神奥。 七位贵妇人与七位老者 有三位贵妇在右轮一边不住旋转, 婆娑起舞,摇曳向前:其中一位是那样红艳, 她在火光之中令人难辨; 另一位的肌肉与骨骼 仿佛是用翡翠制成, 第三位则如新飘落的雪花那样白净; 她们三位似乎时而由那位白色的牵头, 时而又由那位红色的带领; 并且随着这位的歌声,其他两位把舞步的快慢调整。 在左轮一边,又有四位在歌舞欢庆, 她们身着绛红衣衫,跟随其中一位的舞法跳动, 那位的头上竟生有三只眼睛。 在上述整个队伍之后, 我又看见有两位老者,他们衣衫不同, 但仪态相同,既威严又庄重。 一位像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希波克拉底家族 的一名成员,自然创造他 正是为了他所更为珍爱的那些动物; 另一位表现出另有一番关注, 他手持明亮而锋利的宝剑, 吓得溪流这边的我胆战心寒。 接着,我又看见四位老者,神态谦逊; 四人之后,只有单独一位老人, 那老人走上前来,昏睡沉沉,眼神却依然锐敏。 这七位老者所着衣衫与前一批一样, 但他们却不是用百合花 编成花冠套在头上, 他们所用的是玫瑰和其他朱红色的鲜花: 凡站在稍远之处的人观看他们的外貌, 定会发誓:说他们的睫毛上方有火圈在燃烧。 当大车来到我的对面时, 耳听一阵雷鸣,这些高贵的人们 似乎下令禁止再往前进, 他们紧随排在前列的那几面旗帜,就在那里止步立定。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