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六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贪色者 我们就是这样,一前一后,沿着山边行走, 那善良的老师不时对我言道: “瞧,我提醒你注意,还算有益”; 就在此刻,太阳已照到我的右肩, 因为它光芒四射, 已把整个西方的蔚蓝色变成白色; 我带着和我的身影使火焰显得格外通红; 我看到许多鬼魂以便行进, 以便注意到这迹象竟是如此鲜明。 这也正是促使他们议论我的原因; 他们于是开始说道: “那一个不像是有空虚的肉身”; 随即有几个尽其所能地向我走来, 一直留神不致走出 他们被烈火燃烧之处。 “哦,正在行走的你啊,你并非出于更加懒惰, 而也许出于尊敬,才走在他人身后, 请回答在烈火和渴求中燃烧的我。 你的回答并非仅属我的需求; 因为所有这些幽灵也都对它抱有更加急切的渴求 甚至胜过印度人或埃塞俄比亚人对凉水的渴求。 请告诉我们,你怎么竟能把你自身 变成遮挡太阳的屏障, 正如你还不曾落入死神撒下的罗网。” 其中一个就是这样对我言道; 倘若我不是被这时出现的 另一件新鲜事所吸引, 我本会立即做出说明; 因为在那火烧的道路的半路途中, 从这群鬼魂的对面,又来了一群鬼魂, 他们令我停止说话,把他们注目观察。 这时,我见四面的鬼魂都匆匆聚拢, 他们一个个相互亲吻,却并不留停, 双方满足于短暂的以礼相敬: 在一批黑糊糊的蚂蚁中间, 也正是这样一个与另一个相互贴近嘴脸, 它们也许是要把彼此的道路和运气相互打探。 一旦他们结束了友好的相道问候, 在从那里迈出第一步之前, 每个鬼魂便立即拼命高声叫喊: 新来的那群鬼魂喊道:“所多玛和蛾摩拉”; 另一群鬼魂则喊道:“帕西菲钻进那母牛的身体里去, 为的是让那头公牛跑来满足她的肉欲。” 接着,他们也如同灰鹤一般, 一部分飞向沙漠,一部分则飞向非山, 后者是避开阳光,前者是避开严寒, 一些鬼魂走来,另一些鬼魂走去, 他们都是一边流泪,一边反复唱出先前的歌曲, 并且喊叫最切合他们的处境的范例; 那些曾向我提出请求的鬼魂, 像方才一样,向我走进, 他们的神情表明他们是在注意倾听。 我曾两次看到他们乐意了解我的表情, 于是便开言道:“哦,确信不论何时 都终归要获得平安的灵魂, 我在人间的那些肢体既未年轻夭折,也未年老死亡, 而是与我同在这里 既带着它们的血液,又带着它们的关节。 我想从这里登上天去,以期不再成为盲人: 是天上的那圣女为我求得恩泽, 因此,我才能带着凡人的肉体走遍你们的世界。 但是,倘若你们最大的愿望 能很快得到满足,使上天把你们收留在 那充满爱的广阔无垠的地方, 就请你们告诉我:你们是谁, 那群与你们背道而行的幽灵又是何人, 以便我能把这些纸上书写分明。” 即使是山里人也不会如此感到困惑惊奇, 一旦这个粗俗、野蛮的人步入城里, 惊愕地四下张望,哑然无语, 每个鬼魂此刻流露在外的正是这种表情; 但是,他们随即不再感到吃惊, 因为那些崇高心灵中的惊异之感总是迅速趋于平静。 这时,先前向我提问的那个鬼魂说道: “你真有福,为了死得更善, 你才从我们的境界中汲取经验! 不与我们一道行走的那些人曾犯下这样的罪行: 凯撒曾因此罪行而在大获全胜时, 听到自己竟被人以王后相称: 因此,他们离去时才喊叫“所多玛”, 正如你所耳闻,他们在责备自身, 他们感到羞惭,这也便帮助烈火烧得更盛。 我们的罪孽包括男女两性, 但是,因为我们不遵从人类法则, 却像兽类一般,对情欲唯命是从, 我们要使自身受辱蒙羞, 当我们与他们分手时,我们要自行高呼那女人的名字, 她曾钻入那禽兽的模型,把自己也变为禽兽。 圭多·圭尼采利 现在,你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,我们曾犯过什么罪; 倘若你或许还想知道我们每人的姓名, 可惜没有时间介绍,而且我也说不清。 我将很好地满足你对我所抱的愿望: 我是圭多·圭尼采利;我已在把自身洗净, 因为在生命的尽头,我就曾痛悔我的罪行。” 犹如在利古格的悲愤当中, 两个儿子跑来重见他们的娘亲, 我此刻也是如此,尽管我不曾采取这样的行动, 因为此时,我听到我的乃至其他优胜于我的人的父亲 说出自己的姓名, 他一向把柔美而优雅的情诗吟咏; 我久久地思虑重重, 惊讶地注视着他,不言也不闻, 而由于烈火熊熊,我也不曾向那边走得更近。 在我把他饱看一番之后, 我以令他人也深信不疑的宣告, 表示我全心全意随时为他效劳。 他于是对我说道:“根据我的耳闻, 你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迹,那印迹是如此明显, 即使是勒特河也无法把它磨灭和冲淡。 但是,倘若你发出的誓言是实意真心, 就告诉我:你在言谈和观看我时, 何以对我表示如此珍视的原因。” 于是,我对他说:“您的诗歌柔美, 只要用现代语言写诗的做法能持续下去, 即使抄录这些诗歌的文本也会变得弥足珍贵。” “哦,兄弟”,他说道:“我用手指向你指出的那位”, 他顺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幽灵, “才是用母语写诗的更为高超的匠人。 无论是爱情诗还书传奇式散文, 他都压倒众人;且让那些蠢才去说什么: 他们认为,莱莫西的那位比呀优胜。 他们把自己的脸更多地不是转向实际,而是转向传言, 从而在他们考虑艺术或理性之前, 就先形成他们各自的意见。 许多追随圭托内的古代诗人也正是这样干, 他们此呼彼应地对他大事称赞, 直到依靠多数人,实际才战胜了对他的称赞。 现在,既然你享有如此广泛的特权, 你可以前往那座基督充任 修道院主持的天庭, 就请你代我向他背诵祈求我们天父的祷告, 这对于处在这个世界的我们是多么需要, 因为在这里,我们再无犯罪的能力。” 接着,也许是为了给第二个鬼魂腾出地方, 因为那个鬼魂就在他的身旁, 他随着烈火销声匿迹,犹如鱼儿顺水游向河底。 阿纳尔多·丹尼埃洛 我向前朝那被指出的鬼魂略微靠近, 并且说道,我那充满渴望的心房,为他的姓名 准备好一个地方,恭候光临。 他立即从容地开口说道: “您的礼貌要求令我受宠若惊, 以致我既不能也不愿向您隐姓埋名。 我是阿尔诺,我现在一边哭泣,一边唱歌, 我在默思我那疯狂的过去,心如刀割, 我也看到我所希望的天赐幸福就在眼前,这令我欢乐。 我现在请求您,看在那神力的份上 ——它正在引导您走向那山梯的顶峰, 您能及时记得我的悲痛!” 他随即隐没在那冶炼他的烈火之中。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