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四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但丁与佛雷塞的谈话(续) 谈话并未使步行放慢,步行也未使谈话边缓; 我们却是边谈论边急步行走, 恰似顺风催舟; 而那些类似僵死之物的鬼魂, 则以双眼的深涧中向我射出惊异的眼神, 因为他们发现我竟是活人。 我还继续我的议论, 说道:“由于他人的原因, 他也许会比他原能做到的迟些上升。 但是,请告诉我,倘若你知道,皮卡尔达现在何处; 请告诉我,我是否能从这些凝眸注视我的鬼魂当当中, 看到什么值得一见的人。” “我那既美丽又贤德的妹妹 ——我也不知她是更美丽还是更贤德—— 她已在那高耸的奥林匹斯山,幸福地戴上胜利的王冠。” 他先是这样说道;接着又说:“这里 并不禁止呼叫每个人的姓名, 既然我们的外貌已因节食而瘦得难以辨认。 这一个”,他用手指指了指“是博纳钟塔, 也就是卢卡的博纳钟塔;在他身后的那副面容, 比其他鬼魂显得更加千疮百孔, 此人曾把神圣教会搂抱在他的怀中, 他曾来自托尔索,如今则用忍饥挨饿 把他吞食的博尔塞纳湖的鳝鱼和葡萄美酒洗净。” 他向我一个接一个地道出其他许多鬼魂的姓名; 大家对指名道姓的做法似乎显得十分高兴, 因为我不曾看出有怏怏不乐的举动。 我看到乌尔巴迪诺·达拉·皮拉和博尼法丘, 他们因饥饿难熬而用牙齿在空中乱咬, 而博尼法丘生前曾用塔型牧杖放牧许多居民。 我看到马尔凯塞爵爷,他曾在福尔里纵情狂饮, 尽管他那时并不口干难忍, 他就是这样嗜酒如命,从不感到过足酒瘾。 博纳钟塔与温柔新体诗 但是,正如一个人打量另外二人,然后对这一个比那 一个更为看重, 我于是走到那位来自卢卡的鬼魂身边, 因为他似乎对我更有好感。 他在喃喃自语;我听到他在那里 说出我也不知是什么“珍图卡”一词, 正是在那里,他受到正义的折磨,被消耗成近乎骷髅。 我说道,“哦,魂灵,你看来有意与我攀谈, 就请你这样做,让我能领会你的语言, 用你的谈话来使我都感到意足心满。” 他开言道:“那姑娘已经降生,如今尚未系上头巾”, 她将会令你喜欢我的城市, 尽管人们都在把它痛斥。 根据这个预见,你将去到那里: 倘若你从我的喃喃自语中产生怀疑, 还是真情实况会向你说明问题。 但是,请告诉我,我是否在此见到那一位: 他曾吟出新的诗韵, 开篇就是“女人,你们有爱的智慧。” 我于是对他说:“我是这样一个人: 每逢爱向我启发,我便把它录下, 就像它是我心中的主宰,让我如实地表现出来。” 他说道:“哦,兄弟,现在我才明白, 曾使那位‘书记官’、圭托内和此地的我, 与我要颂扬的温柔新诗风格格不入的症结所在! 我清楚地看出,你们的笔触 如何紧紧追随那主宰者的意图, 而这种写法肯定不曾出在我们的笔下; 不论是谁要想探索得更远, 就会看不出一种诗体何以向另一种诗体转变”; 说罢,他仿佛已感到满意,便沉默不语。 科尔索·多纳蒂 犹如大雁沿着尼罗河岸避冬, 有时则成群结队翱翔在天空, 然后排列成行,加速飞行; 呆在那里的所有鬼魂也都是如此, 掉转面孔,加快他们的步子, 这既是因为体瘦身灵,也是因为渴望轻装驰骋。 正如一个人疲于飞奔, 听任同伴们前进,自己则缓步而行, 直到把胸中的吁吁气喘发泄干净, 佛雷塞也是这样听任那神圣的一群, 越他而过,自己则留在后面,与我同行, 一边说道:“何时我才能与你重逢?” 我向他答道:“我不知我还能活上多久, 但是,我不会很快地重游, 以致我不能依靠心愿早到此岸叙旧; 因为我生活的那个地方, 正日甚一日地善行沦丧, 看来就要走向可悲的灭亡。” 他说道:“现在,你尽可放心”;因为对此罪过最大的那个人, 我见他被拖在一匹牲口的尾巴之上, 奔向把个山谷:“在那里,用不能赎清罪行。 那牲口每跑出一步,便加快一些速度, 它越跑越快,直到把他拖得半死不活, 把他的身体弄得气零八落。 天上的那些轮子不必再旋转多少时辰”, 他把目光投向苍穹“你就会把我说的那件事看明, 而我的叙述无法把它讲得更清。 你现在暂且留下;因为在这个地境, 时间十分宝贵,我已把它荒废过分, 我与你走在一处,就要步伐相等,缓缓而行。” 犹如一名纵马迎敌的骑兵, 有时会快马如飞,冲出大队, 前去争得抢先交锋的光荣; 那鬼魂也正是如此,迈开更大的步伐,离开我们; 我只好与那两位留在路上, 而他们是如此伟大的世界师尊。 第二棵果树 他在我们前面已经去远, 而我的双眼仍然追随在他的后边, 正如我的脑海依然在回味他的言谈, 这时,另一棵果树又在我面前出现, 枝头挂满果实沉甸甸,色彩鲜艳, 距离不算很远,因为我当时刚刚绕到此间。 我看见树下有一群鬼魂在把双手举起, 朝向叶丛发出我也不知是什么喊叫, 像是一些孩子渴望摘取,却又枉费心机, 他们在祈求,被祈求的人则置之不理, 而是要使他们的渴望变得焦灼难抑, 他把他们所要得到的东西高高举起,并不遮蔽。 于是,这些鬼魂像是无可奈何地纷纷离去; 我们则立即来到大树跟前, 它曾拒绝那么多的祈求和诅谪。 惩罚贪食罪的范例 “你们向前走过去,不可靠近: 在更高的地方有一棵树,曾被夏娃咬啃, 这棵树正是从那棵树繁衍而生。” 在那叶丛中我不知究竟是谁在这样谈论; 因此,维吉尔、斯塔提乌斯和我相互靠紧, 从那朝天耸立的石壁一边向前行进。 那声音又说道:“你们该记得那些在云雾中孕育而生的该诅咒的人 他们曾喝得酩酊大醉,挺起两种前胸, 与特修斯一决雌雄; 你们也该记得那些以色列人,他们自爱饮水上显示出懦弱无能, 因此,基甸不要他们作为陪同, 而这时,他正从山上冲下,朝米甸人发动进攻。” 我们紧贴着山崖两个边缘的一边走过去, 耳听有人谴责贪食之罪, 继之而来的惩罚必是十分可悲。 节制天使 接着,由于道路变得荒凉,我们又彼此散开而行, 我们向前走了一千多步远近, 各自沉思,缄口不云。 “单只剩下的你们三个,你们在想些什么?” 突然那声音又说起来:这使我浑身一颤,大吃一惊, 正像是受惊吓的小马驹所做的反应。 我抬起头来,想看一看是谁在言语: 从未见过锻炉里有这样的金属和玻璃, 竟是如此亮晶晶,红彤彤,就像我所见的那个人, 他在说道:“倘若你们喜欢向上攀登, 可以从这里转过路径; 谁想为求平安而行,使我无法睁开眼睛; 因此,我转身去到我的两位导师身后, 就像一个人闻声而动。 犹如带来黎明的五月微风, 徐徐吹拂,香气袭人, 它完全浸透了花草的芳馨; 我感到阵风吹来,正是这样掠过我的前额正中, 我还清楚地感受出羽毛的拂动, 它令我嗅到来自天国的芳芬。 我听到有人在说:“蒙受深厚的天恩照耀的人有福了! 这就使对美食之爱不致 在他们胸中引发过度的欲念, 对凡属正义之事则永远饥饿难填。”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