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一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一个鬼魂的突然出现 天然的干渴永不会得到满足, 除非是把那撒玛利亚的小妇人 要求天恩赐予的水来饮用。 正是这种干渴在把我折磨,匆忙赶路也在催促着我, 我跟在我的导师身后,沿着这条举步维坚的路径行进, 这令我对把正当的报复也产生同情。 突然之间,正如路加所描述的情景, 基督显现在两个行路人的面前, 他这时已站立起来,走到墓穴外边; 有一个鬼魂也是这样出现在我们身边,来到我们后面, 而我们则在注视那群倒卧着的魂灵,望着脚下; 我们并不曾发觉他,因此,他先开口说话, 他说道:“哦,我的兄弟们啊,上帝愿你们平安。” 我们立即转过身去, 维吉尔也以与此相应的姿态向他还礼。 他随即开言道:“在那幸福的天地, 愿那名副其实的法庭使你得到平安, 而它则把我放在永恒的流放地。” 那魂灵说道:“怎会如此!”,而此刻,我们正在匆匆离去: “倘若你们是上帝不容你们荣升的鬼魂, 又是谁护送你们沿着他的阶梯,攀登到这样的高地?” 我的导师言道:“倘若你仔细观瞧 此人带有天使所划的痕迹, 你就会清楚地看出,他理应与良善者一起作王相聚。 但是,因为昼夜纺线的她 尚未把纺锤从他身上取下, 而正是克洛托把每人的生命之线放在纺锤上面绕缠, 他的灵魂——也正是你我的姊妹—— 在登天时无法单独前往, 因为他观察事物不能与我们一样。 因此,我才应召走出地狱的那道广阔的沟壑, 为他指引,而且我还要继续指引他前行, 只要我的学科能让我尽力领他行进。 但是,你若知道,就请奉告: 为何山岭方才发生这样的震动, 又为何整个山崖似乎一齐发出呼叫,直到那柔软的山脚。” 他这样提出问题,正穿中我那求知的针眼, 既然有希望得到满足, 我的干渴也就变得不那么焦灼难言。 地震与颂歌的起因 那位开始说道:“这山岭的神圣整体发生的任何事情 都不会是无令而行, 或是越出惯例规定。 这里没有任何尘世的变幻风云: 也可能会有偶然的变动, 但这却是由上天以自身的力量在自身的内部造成,而不是出自其他原因。 因此,在那比短短的三级小阶梯更高的地方, 不会落下雨水、冰雹和雪花, 也不会落下露珠与寒霜: 从不见浓 厚雾,也不见零星浮云, 既不见电光闪闪,也不见陶曼特的千金, 而在人间,这却常使各地变化不定: 干燥的气体上升不会越过 我所说的三级台阶的最高点, 彼得的代理人的双脚正立在那上边。 在最低处,也许有或小或大的震颤; 但是,既然有隐藏在地内的那股风力, 我却不知这上面怎会从不震撼。 每逢某个魂灵自觉罪孽赎清,这里便山摇地动, 这也便使那魂灵升天或动身向上攀登; 这样的呼声也便随之产生。 只有意志才能证明罪孽清赎, 这使魂灵猛然醒悟,他可以完全自由地改变栖身之处, 也使他得到实现心愿的好处。 在这之前,灵魂本就热望从善,但消极之念不让他这样干, 正如生前此念曾促使他犯下罪 , 正是神的正义制裁不顾他的心愿,令这消极之念经受苦刑磨练。 至于我,我曾在这痛苦之地, 倒卧有五百余年, 如今我才感到获得自由意志,能登上更美好的门槛: 因此,你们才感觉到地震,闻听到那些虔诚的魂灵 在漫山遍野赞美主的歌声, 主很快就会把他们送上天庭。” 他就这样对我们述说;既然愈是干渴, 就愈是享得畅饮之乐, 我真无法说出这使我感到多么快活。 斯塔提乌斯的历史 这位睿智的导师说道:“如今我才明白 把你束缚在此的网罗,才明白如何把绳索解开, 这里为何发生震撼,你们又为何高歌欢快。 现在,你究竟是谁,但愿你乐意让我知晓, 为何你在此倒卧有这么多世纪, 但愿你的话语能澄清我的问题。” “在贤明的提图斯那个时代, 他曾得到至高无上的王的帮助, 对那流出被犹太出卖的鲜血的创口进行报复, 那时节,我曾在人世享有持续最久、荣誉最高的称号”, 那个魂灵回答道,“我固然 天下名扬,却还没有信仰。 我的喉咙是如此甜美动听, 我是土鲁斯人,罗马却把我拉过去,认我为亲, 正是在那里,我当之无愧地让爱神装饰我的双鬓。 当世间的人们仍称我为斯塔提乌斯, 我曾歌唱过特拜,随后又歌唱过伟大的阿基琉斯, 但是,我却肩负着那第二个重荷倒在人生途中。 神的烈焰发出星星之火, 曾是点燃起我那火热诗情的种子,烘暖我的心窝, 而一千以上的诗人都在那神火照射下发光闪烁; 我说的是《埃涅阿斯纪》, 它在吟诗上曾是我的妈妈,也曾是我的养育者: 没有它,哪怕分量只有一钱重的东西,我也难以制作。 为了能活在人世,与维吉尔生活同时, 我宁可让阳光多照一年,超过我理应承受的限期, 再离开我那放逐之地。” 斯塔提乌斯与维吉尔 维吉尔听罢这一番话,便转身向我, 他默不作声,递给我一个眼色,像在言道:“且不要说”; 但意愿的力量却并非万事都能做; 因为不论是笑是哭,都是紧随激情而显现, 每一个动作都要据此表露在外面, 而这类动作又更少地听从最真诚的人们的意愿。 我只微微一笑,犹如一个人用秋波示意; 这一来,那鬼魂便缄口不语, 他盯视着我的眼睛,因为那里心绪显得更清; “但愿你们能把如此艰巨的工作顺利完成” 他说道,“为何你的面孔 方才向我闪出一丝笑容?” 这时,我夹在这一方把那一方中间: 一方要我闭口不言,另一方则在恳求我启齿言谈; 于是,我发出一声慨叹, 我的老师领会我的心意,便对我说道: “不要害怕讲话;自管说吧, 把他如此关切的提问告诉他。” 于是我说:“古老的魂灵, 也许你对我方才的笑容感到惊奇, 但是,我倒愿意让你产生更多的仰慕之意。 指引我的双眼朝高处望去的这一位, 正是那位维吉尔,你曾从他身上 汲取力量,去把人与神歌唱。 你若认为我的笑容还有其他原因, 你且不去管它,因为它并不是真, 你该相信,是你方才谈到他的那一番话令我露出笑容。” 这时,他立即弯下身去,把我的导师的双足抱紧, 但是,老师却对他说:“兄弟,不可如此, 因为你是鬼魂,而你所见的也是鬼魂。” 他一边站起身来,一边说道:“现在,你可以明白: 暖热我对你的感情的是数量多大的爱, 而此刻,我却忘记我们那虚无缥缈的形态, 竟然把魂灵当作固体的东西来对待。”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