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中心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十九首

神曲(第二册) by (意)但丁

2018-5-4 15:28

但丁的梦 在这个时辰,白昼的热气 被大地所吸收,有时也被木星所战胜, 不再能温暖月亮散发的寒冷; 这时,土占者在黎明之前, 从东方望见他们的“最大福星” 正通过那短时间依然黝暗的路径,出现在天空; 恰恰就在这个时辰,一个口齿结巴的婆娘来到我的梦中, 他她双目斜视,双脚上方身弯腿曲, 双手无指,面如白纸。 我把她定睛观看; 正如太阳暖化被黑夜冻僵的冰冷肢体一般, 我的目光也使她的舌头变得灵便, 随即又使转眼间直立起来, 并像爱情所希望的那样, 把她那无色的脸蛋染上色彩。 既然她讲话能如此灵巧, 她便开始唱歌起来, 那歌声如此婉转,竟令我难以把我的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。 她唱道:“我是甜美的海妖, 我能使航行海上的水手神魂颠倒; 我是多么兴高采烈,一旦被人听到! 我曾诱使急于赶路的尤利西斯转向我的歌声; 凡是与我同居的人都很少离去; 我是如此能使他感到一切称心如意!” 她的嘴唇尚未闭拢, 而这时又有一个女人在我身旁现身, 她是那么圣洁而温存,竟使那一个不胜惶恐。 “哦,维吉尔,维吉尔,这是何人!” 她怒形于色地说道;维吉尔走过去, 双眼注视着那位尊贵的妇人。 他一手抓住另一个,撕破她的衣衫, 把她暴露在我们面前, 让我看到那肚腹:它里面冒出一股臭气,惊破我的梦幻。 热心的天使 我移动了一下眼睛,那好心的老师于是说道: “我至少向你呼唤了三声!” “站起来吧,过来:我们去找能让你进山的途径。” 我站起身来,那高悬的红日 已照遍环绕那神圣山岭的各层, 我们向前行进,新生的阳光射在我们的后臀。 我跟随着他,把头垂下, 犹如一个人心事重重, 把自己变成半个桥拱。 这时,我听到有人在说:“你们过来吧,从这里穿过去”, 那声音是那样温柔和善, 这样的声音在这尘世间从不曾听见。 与我们讲话的那位 张开宛如天鹅的双翼,指引我们 从那两边坚硬的石壁中间穿过,向上登攀。 他接着又扇动翅膀,把阵风向我们吹送, 一边说道:“悲哀的人”有福了, 因为他们将有得到安慰的灵魂。 释梦 我的导师开始向我说道: “你为何总是往地上观瞧?” 这时,我们两人登上的地方比天使略高。 我于是说道:“那纠缠住我的新的幻觉 使我怀着:如此沉重的疑虑行走, 这令我无法让自己不去思忧。” 他说道:“你所见的那个古老的妖妇, 如今正在我们的上方独自受刑痛哭; 你可以看出:人是如何摆脱她的束缚。 到此为止吧,你快把双脚踏上实地: 你该把双眼朝那永恒的王转动的 与巨轮一道盘旋的诱鹰物望去。” 如同猎鹰先注视自己的双足, 一闻呼叫便掉转身躯,猛力冲去, 要把在那边引诱的猎物攫取; 我此刻也正是这样急速迅猛; 只要那岩石开裂到容人向上攀登, 我也便如此径直走到那可以环行的一层。 贪婪者 待到我走出洞口,来到第五环, 我看见那里到处有人在痛哭受谴, 他们躺在地上,全身向下倒转。 “我的灵魂已贴在地面”, 我听到他们这样说着,并发出如此大声的悲叹, 甚至难以听清他们口中所言。 “哦,上帝精选的精灵啊, 正义与希望使你们的痛苦不致如此剧烈, 请你们向我们指出哪里是那登高的梯阶。” “倘若你们确信不必倒卧受苦, 又希望从速找到路途, 那么,你们右边总是山崖的外部。” 诗人就是这样提出请求,并得到答复, 而答话的人就在我们前面不远之处; 因此,我从谈话中,觉察另有隐清未诉; 我把我的眼睛转到我的先生的眼睛上: 于是,他高兴地示意颔首, 同意我那渴望的目光所表示的要求。 阿德里亚诺五世 既然我可以随意行动, 我便走近那个受造物, 他方才的讲话曾引起我的关注, 我说:“魂灵啊,你赎罪的果实正在成熟, 而做不到这一点,你就无法返回上帝身前, 请为我把你更关心的事暂时中断。 你究竟是谁,为何你们要把脊背朝天, 请告诉我,倘若你愿意让我为你在尘世求得什么事情, 而我动身离开那里时,仍是活人。” 他于是对我说道:“你将会知道, 上天为何让我们把脊梁朝向天空; 但是,你该知道我生前曾是彼得的继承人。 在西埃斯特里与基亚维里之间, 有一条美丽的大河向下流贯, 我的家族的称号就以它的名字标志自身的全盛阶段。 一个月过后不久,我便感到那件大法衣的分量 对一个不愿把它玷污的人是多么沉重, 以致于所有其他重担竟如鸿毛一般轻。 唉!我悔悟的时候毕竟太晚, 但是,待到我被任命为罗马的牧者 我就发现生活竟是如此谎话连篇。 我看到,到达那个地位,心灵仍不能平静, 而一个人在尘世也不可能再高升; 因此,我心中热烈爱慕的是这里的生命。 我的灵魂是彻头彻尾地贪婪成性, 我是如此可悲可鄙,如此远离上帝: 如今,正像你所见的,我为此在这里受刑。 贪婪使人如何下场,从这里可以得到说明, 悔过自新的灵魂要把罪孽洗净, 这山岭没有任何比这更重的苦刑。 既然我们生前不能把目光朝天仰望, 只是把尘世之物盯住不放, 在这里,正义也便要使这目光俯视地上。 既然贪婪熄灭了我们对一切善的爱, 从而也使我们丧失行善的机缘, 因此,正义才在这里把我们紧紧地捆绑起来, 双脚缚在一处,双手也束在一起, 只要我们动弹不得,匍匐在地, 公正的主就会感到满心欢喜。” 我这时已把双膝跪落,想要说些什么; 但是,我刚开始这样做, 他就单凭听觉,发觉我的恭敬动作, 他说,“什么原因令你躬身下拜?” 我对他说:“鉴于您的尊严, 我的良心令我愧对于保持站立姿态。” “立起你的双腿,站起来吧,兄弟!” 他答道。“不可犯错:我与你和其他人一起, 都是奴仆,为一文权威效力。” 倘若你能领悟那位福音书的圣徒的话语, 他说:“再没有婚姻的关系, 你就可以十分清楚,我为何这样讲述。 现在,你可以走了:我不愿你再停留下去; 因为你留在这里,会搅乱我的赎罪, 经过赎罪,我才能得到你说过的那个结局。 我在尘世有一个侄女,名叫阿拉吉娅, 他天性善良,只要我的家族 不致用自身的榜样,把她变成恶妇; 在人世间,也只剩下她能让我托附“。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

上一章
返回顶部